笔迹、错字、串行:关于韩寒《三重门》手抄稿研究的三大领域 by 诗人小郑

发布日期: 六月 30, 2012 12:50 上午

自从4月初,韩寒的《三重门》手抄稿《光明与磊落》问世以来,各路的研究者都爆发出极大的研究热情。总的结论是,韩寒诈骗团伙,在蔑视中国人的智商。一份没有任何情节修改、段落调整、引文插入等创作痕迹,只有错别字修改的极为干净的手抄稿,竟敢反复宣称“这是原创手稿”。这是在公然向中国人的智商挑衅!

现在关于这份手稿的研究,主要有三个领域,即笔迹、错字、串行。以下详细讨论:

一、笔迹。

4月17日,严惩一切罪犯发布《韩寒代笔出版三重门涉嫌犯罪的刑侦学分析》,即“五教授报告”。在这份有报告中,第一次以详实的材料,指出“三重门出现两种笔迹”,也即三重门手抄稿第165——191页,与其他页的字迹不同。

最早1月20日,诗人小郑发现《儿子韩寒》一书中提到“韩寒与韩仁均字迹很像”,当时我以此为推论,《三重门》必是骗局,《杯中窥人》字迹必是韩仁均的。

然后是2月4日,凯迪网友nujilty发帖《韩寒三重门手稿惊现两个人的笔迹,有图有真相!》,nujilty将韩寒在优酷网公布的三重门手抄稿,178页与21页局部对比,得出是两个人笔迹的结论。当时nujilty限于条件,只是凭感觉,没有更全面的对比图,也没有说出理由。现在“五教授报告”似乎印证了这一看法。

顺着“严惩一切罪犯”关于笔迹鉴定的一些提示,诗人小郑也学习并思考了三重门手抄稿的笔迹问题。确如“严惩”所说,从“是”“的”“竖心旁”“文、反文”这几个特征字来分析,三重门手抄稿165——191页,绝对不是同一个人笔迹。

以“的”字为例,165——191页有100多个“的”,其第二笔90%不出头。而其他页面有上千个“的”,第二笔90%出头。区别太明显了,这是很有说服力的证据。

6月25日,在诗人小郑与一些网友的邀请下,知名字迹鉴定专家、安徽省公安厅文检中心、公安部重点司法实验室负责人方邡老师,愿意对《三重门》手稿进行笔迹鉴定。目前,方邡应该已经得出了结论,但尚未公布。

方邡此前是挺韩的,2月份看过《杯中窥人》的笔迹,及韩寒一些歌词的笔迹。方邡当时误认为这些歌词比《杯中窥人》写的早。于是得出结论:韩寒《杯中窥人》笔迹比较成熟,前期笔迹稚嫩。

但《杯中窥人》是现存最早的韩寒笔迹!由此来判断,方邡可能会得出“三重门有两种笔迹”的结论!

如果得出这个结论,将是一个重大的标志性事件!(当然也不排除,韩寒诈骗集团进行公关。不过我们应该相信方邡老师的职业精神!)

二、错字(音近、楷书形近、行书形近)

《光明与磊落》出版后,方舟子以及广大网友寻找了大量手抄稿中的错别字,如“四两拨千片”“单体日”“姐搞”“功号一贯”“吓了一逃”“精野无礼”“硬着头发”。

这些错字,主要可以分三类,一是音近错字,二是楷书宋体条件下的形近错误,三是行书、行草条件下的形近错误。

诗人小郑认为,普通的作家在写稿时,也会有错别字。只是错别字比率比韩寒低很多,同时错字中的60%都是音近错字,可能还有20%是楷书宋体条件下的形近错误。另外20%是各种头脑干扰、偶然发生的错误。

而行书、行草条件下的形近错误,在原创稿中,几乎很难发生!只能发生在抄稿时!

以诗人小郑为例。诗人小郑查了我近两三年的日记,里面隔七八页、十来页,也能找到一个错别字。比如:

错1:买了一身上衣,两条裤子,两条鞋。(两双鞋,至今未改)

错2:每国(美国,至今未改)

错3:中愿(中原,当即发现,一秒后修改)

错4:一清而楚(一清二楚,至今未改)

   看这些错别字其实也很尴尬。诗人小郑已经是比较熟练的写手,出过四本书。难道这些错别字,也证明我是抄写日记吗?

应该说,比较成熟的写手,也会有错别字,但主要都是音近字,会有少量干扰错字,或楷体宋体条件下的形近错字。但不会有行草条件下的形近错字。

   而三重门手抄稿的错字,至少30%都是“行书、行草条件下形近错误”。在方舟子的《大量的抄写错误证明韩寒三重门手稿是抄稿》,对此已经有一定阐发,找到的例证包括:“可以”写成“开以”、“妥协”写成“觅协”、 “失望”写成“火望”、“妓女”写成“枝女”、“秉公”写成“乘公”、“光线”写成“光钱”、“四两拨千斤”写成“四两拔干片”。

这些字在宋体、楷书的条件下,其字形并不相近,并不是单纯的“形近错字”。如“秉公”“乘公”,在印刷体中,秉与乘差别比较大。但是在韩仁均“比较潦草”的字迹中,二者就貌似比较接近了。

再如“精野”与“粗”,精与粗字形差的很大,只有在韩仁均的“行草”中,其字形才会比较接近。我们看三重门手抄稿165——191页,韩仁均行书的“着”,很像“看”。“楚”字几乎无法辨认,“果”写的像“呆”(166,18),“讨”写的像“订”(168,6),“读”写的像“续”(168,9),“牛”写的像“毕”(169,3),“这”写的像“达”(169,4),“掸”写的像“样”(169,10),“夫”写的像“天”(170,8),“惠特曼”像“恩特曼”(178,14)

   这样一些字,本来一点都不形近,但是在韩仁均的手稿中,由于写的比较快、行草,偶尔还会有些潦草,字形差的很大的字,也会看起来很像。韩寒抄稿的时候,稍不注意,就会抄错!再加上韩寒文化素质低,抄出一些匪夷所思的错误,也不奇怪!

    总之我们对韩寒抄稿的指控必须准确表达:不是“有错别字,就证明是抄写”,而是“大量行书、行草条件下的形近错字,证明韩寒在抄写。(音近错字可不论)”。

   三、串行

   方舟子的《大量的抄写错误证明韩寒三重门手稿是抄稿》提到了两例串行错误。串行错误,是抄稿的典型证据,比形近错字还要重磅。

   挺韩而且能够思考的押沙龙曾说:“所谓“五笔字型”错误,我觉得只能算疑点,不能算证据。……这些错误敲五笔会犯,但不能证明手写就不会犯。如果出现排他性错误,比如文稿里整整漏了完整的一行,那这个就是抄写的直接证据。”

   所谓的“五笔字型错误”,就是我们列为抄写证据的“形近错误”。押沙龙认为,光形近错误,不能确证是抄稿。可以看出,押沙龙对这“音近错误”“形近错误”,还是有思考的。他认为只有串行,才是铁证。

   串行包括几种:漏写一句、重写一句、把上句抄到下句。

   押沙龙引为证据的“漏写”其实并不典型,因为即使漏写了,韩粉还是可以说,漏的部分是后来加上的,是创作中新加的。这就说不清了!

   而“重写一句”,就无法辩驳了,原创的时候,傻子都不会把刚刚写的一句话,重新写一遍。

   近日凯迪网友nujilty,就找到了一例“重写错误”。手抄稿169页,“又不是脱给你”一句,在相邻的两行中,抄了两遍,很是尴尬!

   “把上句抄到下句”也很典型,但必须要能够无歧义地证明,确实是抄串了。网友勤劳十点,就找到一个这种让押沙龙一时语塞的例证。

    手抄稿上标372 页“‘不了,我肚子有些不舒服’这个谎撒的大失水准。”这本来是完整的一句,但是韩寒抄串行了,把后半句抄到上一句的末尾。结果前后几行牛头不对马嘴,确实是让人无语!

来源:http://zhengjacque.blog.sohu.com/224109421.html

分享至
更多

10 评论数 : “笔迹、错字、串行:关于韩寒《三重门》手抄稿研究的三大领域 by 诗人小郑”

  1. 匿名 :

    历史终将还原真相,到那一天,所有跳过梁的小丑都将一锅端。

    真相还原得越晚,小丑就端掉得越多、越彻底。

  2. 匿名 :

    我也赞成让这些跳梁小丑们再表演表演,免得有漏网之鱼。比如那个李丫,还中科大毕业的呢,要不是韩骗还在继续表演,那有机会暴露他的“人品”。
    好戏还是不要收场太早为好!
    支持诗人小郑的求真精神!

  3. 匿名 :

    我有一点不明白,全都是铁证了,为什么司法就是不介入,任由骗子继续行骗。是不是抢劫、杀人犯没有人举报也可以逍遥法外?

  4. 顶理便知韩伪 :

    回ls:因为形成利益链了,好比贪官难打。。。

  5. 匿名 :

    H2本身就几乎是一个文盲,又加上弱智,非常鲜明的证据充分说明H2只是在抄写别人的东东。

  6. 匿名 :

    韩寒假得不得了

  7. 匿名 :

    韩2装逼犯真的搞笑,这个瘪三 :twisted:

  8. H2 is a Liar! :

    :see: :see:

  9. 匿名 :

    坚决打倒韩2诈骗犯

  10. 匿名 :

    韩骗一案,主要受害、受骗的是,脑残韩粉们。他们却绝不承认是受害者,所以案子,至今未能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