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遥远的救世主Ⅱ (第二章 04节) by 比铭

发布日期: 六月 30, 2012 9:42 上午 | 关键词:

【编辑】按:网友比铭(笔名)在韩寒作假的真人真事基础上创作了长篇小说《遥远的救世主Ⅱ》。从今天开始连载这部小说,将跨越一个暑假。欢迎大家捧场,支持原创作品。

小说的简介见链接:http://www.daohan.org/遥远的救世主Ⅱ

小说的序见链接:http://www.daohan.org/qianyan_yaoyuanjiushizhu

——————————————————————————————————

第04节 践行渐远,有声告别

许多人们开始朝着归家的方向用车轮丈量着路途,霓虹灯纷纷点亮自己用光明延续着白天的传奇。湛蓝的天很快黑了下来,黑得如此洒脱,好像消失了对苦难该有的悲天悯人的感应。

晚上,梅妮、董青婷和陈建军约好一起在葡萄酒私人会,为金陵践行。

葡萄酒私人会所位于纽约第五大道666号39层。它以葡萄酒著名,涉及金融、经济、娱乐等行业的顶级商务葡萄酒私人会所,会员能在俱乐部里品尝到世界上最好的葡萄酒。俱乐部会员必须要经过会员提名,并通过理事会审核才能成为正式会员,会员会籍为终身制。

一进会所就可感受到会所与外面不同的气质,整个会所大厅从天花板、灯具、墙壁、桌凳、轻音乐等各处营造出一派欧洲古典酒堡的气氛。这一里一外,现代和古典,喧嚣和宁静,形成强烈的反差。零星可以听见会场的人们又流利的英语谈笑风生。

梅妮、董青婷和陈建军都是金陵的朋友,虽然他们同在一个城市里生活,但彼此并不熟悉,是金陵使他们有机会聚到了一起。

董青婷是金陵在哈佛大学的一次华人校友聚会上认识的,她是一位美国华人,年龄三十出头,平时喜欢穿一身休闲正装,从衣着到举止仿佛被一种磁场罩着,有很强的亲和力,好像外表的气质透着她职业所需的专业素养。估计天使生完孩子后就是她这样。

她是一位专家级别的医生,如今在一家研究所工作,此外也是金陵专门的私人医生。

董青婷四年前与一位美国人结婚,生下一名女儿,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差点失去她。也是因在女儿问题上的固执,董青婷很快恢复了单身。

金陵早早地就来到会所,一个人叫了几瓶红酒,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独自斟酌。看着窗外的华尔街,他想到这里一直都是一群多彩多姿而又特立独行的人驻留的地方,我施展了一番,现在也算功成身退。

这里的人能从混乱之中攫取好处,他们极爱承担风险,然后从险中求得庞大利润。有人在这里创建了财富,但也有人倾家荡产;有人能扬名立万,也有人搞得身败名裂。想在华尔街立足并非易事,即使是拥有最高的学历,出身于最好的门第,或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人,通常也很难打进这个金融市场的圈子里。不过,想进入华尔街的话,还是有不少的门路,精力旺盛而又具有过人胆识的高手,还是可以从前门、后门,或甚至透过各种旁门左道,到华尔街一展长才、大显身手……

此时,董青婷先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金陵的对面。他一回头猛地发现了眼前突然多了一副熟悉的面庞。

“怎么了?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没什么,华尔街是一个有魔力的地方,要离开它实在需要一个不容易下的决心。”金陵叹了一口气。

“真是风水轮流转。离开这个绞肉机未尝不是一件坏事,见好就收也是一个不错的决定。”董青婷看了一下桌上的红酒,两个红酒瓶已经空空如也。

“一个人喝了这么多。等下他们都来了,还怎么喝?”

金陵全然不知,这才发现,笑着说:“没想到自己的酒量见长了。”

“怎么会突然辞职呢?不是昨天,也不是明天。等几个月走正常的程序,不行吗?”

“我是可以等,但我怕公司等不了。”

“金陵──”此时,陈建军和梅妮来也来了,金陵和她们寒暄了几句,几个人围在一起坐了下来。

梅妮问:“你们在说什么?”

金陵说:“聊到为什么这么快就离开公司。”

梅妮笑道:“这也是我关心的,你事先居然也没跟我通通气,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董青婷说:“你刚才说公司等不了了,什么意思?”

陈建军也插话道:“是啊,好像听明白了一点。”

“只是直觉告诉我待下去的风险过大而及时抽身,与他们争论一番,也省得无故辞职给他们找到口实,因为合同中一项是不道德商业动机。”

梅妮说:“看来你早有预谋,直觉?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没什么,华尔街你还不知道吗?这种风险一直都存在,只是最近感觉特别强烈而已,我只是顺水推舟。”

梅妮说:“你变了,大学时期的那种敢闯的霸气全都没有了。”

金陵说:“一无所有当然可以有恃无恐了,现在赚了一点钱,胆子自然变小了。”

“抱歉,让你们就等了。”服务员端着酒杯上来,摆在陈建军和梅妮面前。

“没关系,上一瓶去年法国的格拉夫红酒,红颜容庄园的。”

“红颜容?看来今天身为男子的我和建军好像是多余的了。”

梅妮说:“恰恰相反。”

金陵给董青亭倒满,说:“我知道你不习惯美度强劲的单宁味道,”

董青亭尝了一口,说:“果然,散发着辛烈香料和尘圭的味道,夹杂着烟草味。”

金陵说:“格拉夫是波尔多同时生产红、白葡萄酒的产区,它的红葡萄酒早在19世纪便成为英国皇室的宫廷葡萄酒。我的未婚妻也钟情于这种红颜容庄园出的红葡萄酒。”

“为什么呢?格拉夫产区有很多酒庄,我喜欢的就更多,弟妹很有眼光,1855年红颜容庄被评为波尔多列级名庄中四个一级名庄之一,可是和拉菲庄、拉图庄和玛歌庄并驾齐驱。”梅根说。

“红颜容庄园城堡可称得上是波尔多酒庄城堡中最浪漫,优美和典雅的一座,可能就是这点,她爱屋及乌,特别喜欢。我买了几十瓶准备作为我们的喜酒,这瓶现在喝时机最好。”金陵说。

董青亭说:“红颜容可是一瓶最适合跟红颜共饮的典型淡雅型美女酒,你怎么拿这酒跟我喝?”

金陵举起酒端详着:“这红颜容的葡萄酒年轻时清纯淡雅芳香,平宜近人,颜色不太深。中度陈年后,她既有少女的可爱,又具备稳重女人的魅力。成熟后,她热情大方,烟草味,焦糖味,黑草莓味,咖啡味和少许松露味气质逼人,而橡木的香味则向你暗送秋波,酒体尽显软弱无力的媚态。所以我们喝的这瓶是成熟后的,而我与未婚妻主要喝的是前两种。”

董青亭说:“你真会说话,在你的心里算是成熟的女性,我很荣幸。不过有这么多内涵吗?”

金陵说:“一位合格的品酒师不但要专业水平扎实,还有就是想象力够丰富。一位优秀的品酒师能够很好地运用这两种标准,而我是想象力大于专业水准,这对于想沉溺并享受于红酒的我来说,恰到好处。”

董青亭又喝了一大口,金陵从厨房拿出一盘花生米和筷子,说:“尝尝,红酒配花生,也别有滋味,不过要当大豆一个一个的咬,可不能当饭吃。”董青亭用筷子生疏地夹起一粒花生米,而后又喝了一口,说:“不错不错。”

对红酒的一番品评后,董青婷带回话题,说:“我知道,公司失去你是公司的一大损失。”

金陵笑了笑,说:“谬赞了。”

董青亭说:“其实,我还是想听听你是怎么看华尔街的,算是总结吧。”

金陵说:“怎么看?华尔街对美国巨大而不可替代的影响和作用是有目共睹,有历史作证。这就像药,也有副作用。如今的华尔街风险越来越高,金融衍生工具多得眼花缭乱,相互交叉,但有缺乏监管,这肯定是有问题。有时我挺佩服美国的能力,它有本事让美国人超前消费,利用自身的金融霸权地位,最后通过华尔街的这些看似美好的金融工具让全世界买单,你还没地说理去。它形成了贪婪推动创新,创新强化贪婪的文明属性,这是它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

董青亭说:“这是不是叫优胜劣汰?”

金陵又喝了一口,说:“是啊!可美国政府是不会让华尔街的巨头自生自灭的。尽管现在的人类就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想当初来美国的时候,锋芒毕露,不屑一顾,这差不多的十年,真是磨平了不少性子,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可笑可笑。”

“我也觉得你现在比大学时候安分多了,最近几年再也没见到你那股拔刀见血的劲头。”

“见得多了,感受也多了……”金陵感慨道,他望着窗外,不知不觉陷入思念的漩涡,他原本要说“最重要的是汪瑜茜,这个女人有种神奇的力量让你能安静下来。”

此时,金陵的朋友在与他经过这番或专业、或实际、或严肃的谈话时,始终对姜筱雯保持金人缄口的态度,即便刚才金陵自己提到“未婚妻”的字眼,他们也绕了过去。而现在金陵自己提到了,这也是他们等待的。

坦白说,他们太了解金陵这个人了。

董青亭说:“我听你的助手说她出意外的消息,真不知说什么好。节哀顺变。”

“是啊,希望你早日从阴影中走出来。”

“华尔街的大门永远为你打开的。”

“虽然我没见过她,但我相信你的眼光。她也不希望你沉浸在她的不幸中。”

金陵见他们都开始有意识地安慰自己,淡淡地一笑说:“你们恐怕都认为我是因为她才辞职的,是吗?”

梅妮直率地反问:“不是吗?”他把香烟放到嘴上,正准备点了,可想到金陵是不抽烟,她又把烟收起来,眼睛望着金陵的脸。那眼神,依然是一个不得其解的问号。

金陵说:“我不否认她是我辞职的原因之一,但我还没有感性到会因此作出错误的判断。没有这个意外,我或许也会作出决定,就像刚才说的,只是时间可能会晚些。”

他们几个人喝不少酒,最后请私人会所的服务员代驾送回家。

  ……

【待续】

分享至
更多

一条评论 : “【小说连载】遥远的救世主Ⅱ (第二章 04节) by 比铭”

  1. 望尽天涯路 :

    碰巧是个纽约客,也在华尔街工作,就几处细节感觉不够真实:

    1. “看着窗外的华尔街”,给人的感觉好像华尔街就附近。其实不然,第五大道始于华盛顿公园,666号在中城,华尔街在下城区最南端,中间高楼林立,哪里能看得到呢。

    2. “他把香烟放到嘴上,正准备点了,可想到金陵是不抽烟,她又把烟收起来。。。”纽约公共场所,如图书馆,餐厅,写字楼等都不允许抽烟。烟客们要抽烟,都得下楼来到大街上抽。

    故事梗概初略看过,不能理解金陵塑造大草包的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