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镜中窥人》 作者:hanhan2500

发布日期: 七月 6, 2012 4:37 上午 | 关键词: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a515e7901010jrj.html

老李:二子,高考考多少分呀?

二子:。。。。

老李:二子?二子?二子?

二子:奥,李叔呀。没看见。

老李:二子,没看见,总应该听见吧。你叔都整出驴的动静了。年纪轻轻,耳朵怎么这么背。装的吧。

二子:李叔,看您说的,怎么会。其实,我听见了,不过我还以为是幻听呢。

老李:你小子瞎话张嘴就来。那么你老远看到我,还以为是幻觉呢吧。

二子:李叔,天地良心,连幻觉都没有,真的没看到你。

老李:你小子要是没看到我,为什么要绕着我走?

二子:李叔,是吗?就是绕着走路,也只是是我个人习惯,跟您没关系,您可别自作多情。更别说我无情。

老李:二子,你睁着眼看看,这街上走路的,那个不是走直线,有走斜线的吗?你吃饱了撑。

二子:李叔,你这话就不对了。就像你走直线我不能说你是偷懒一样,我走斜线也不能说明我勤劳。一个人一个走法。

老李:小子,还挺嘴硬。你应该说全当今世界,不是一个人一个走法。而是只有一个人一个走法。余下的人是一个走法。

二子:您要非这么说,我也没办法。

老李:二子,能跟你叔说句实话,为什么非斜线走?

二子:或许是能力吧。你不能因为自己直线走路走长了就喘,就认为别人没有能力斜线走。

老李:二子,你小子以前走路笔直。还牛气哄哄,甚至别人得绕行避让。为什么偏偏今天,改直行为斜行。准确的说,应该是绕行。这是为什么呢?

二子:这可能就像人生的道路吧,哲学不是说,螺旋式上升,波浪着前进吗。哎,其实,走路就像人生。怎么可能都是笔直的呢。对吧。李叔。

老李:行呀。还挺有哲理。但是二子。人生的道路同时还有正路和斜路。你今天走上斜路了。

二子:是吗?李叔,其实,无所谓正路和斜路,就是斜路走的人多了,也能成为正路。谁能保证说你刚才走的就是正路,而不是斜路。

老李:嗨,二子。都说你二,看来偶尔也不二。听着还挺在理。不会是从家里出来前,为了应付熟人,提前背好的吧。嘿嘿,算你倒霉。偏偏遇到你李叔。就喜欢较真。

二子:那怎么了?你以为我怕你。

老李:二子,别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招了吧,为什么故意绕着你李叔走?

二子:李叔,笑话。你走的路就是直的吗,要直那也是偏执。你为什么偏偏认为我就是绕着你走。

老李:你怎么能证明自己不是绕着我走?

二子:李叔,您这不是较真,是找茬。这个我是无法自证。

老李:二子,没关系,别怕麻烦。李叔帮你自证。咱们慢慢来,先给你一点提示,你今年参加高考。对吧。

二子:对。

老李:是不是今天公布高考分数?

二子:你怎么知道?算您蒙对了吧。

老李:二子。这怎么是蒙的。你李叔等这一天等了一年了。今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给你爸打电话,想问一下你得分数。结果是手机关机,座机不接。整整一上午。

二子:李叔,您是不是闲的没事干呀。干点正事不好吗?

李叔:二子,怎么这么不识好歹,你李叔这不是关心你吗?

二子:李叔,我打小是被你看着长大的,对吧。

李叔:对呀,二子,你是我看着长大的。要不我能这么关心你吗?

二子:李叔,那么,我是不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老李:二子,对,对,你必须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否则,你叔成恶人了。

二子:但是,李叔,今天我不得不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测你不怀好意。

老李:二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毕竟是你叔。如果你这么不怀好意的揣测你叔的好意。那么,你叔不仅因此可以推测出你的高考成绩不仅不好,同时也就可以大胆的推测出,你就是为了这个才绕着你叔走。

二子:这跟考的好坏有什么关系。就是考的好,我也一样会那么走?

老李:是吗?那么,不知道方便不方便透露一下考了多少分?

二子:不方便。

老李:二子,很好,直率,谢谢你的诚恳。“不方便”就是最好的答案。

二子:我不是说了吗,跟分数没有关系。就是考的不好。我也会该怎么走,还怎么走。

老李:二子,你要是这么说,我只能说,考的好就不会绕着走,绕着走就是没考好。除非告诉我分数。

二子:算了,服了。李叔,我太了解你了。别忘了,你看着我长大的同时,我也在看着你。不告诉你,你也会四处打听。

老李:哎,这就对啦。二子,要识时务。多少分?

二子:222分。

老李:多少分?222分,进步不大呀,二子。上次模拟考的了119分。我当时就说,不低呀。你爸还有点不好意思。后来说,二子是故意考这个分数。到正式高考时,一定能火。

二子:李叔,成绩告诉你了。我可以走了吧。

老李:二子,别急呀。你叔还有话说呢。不听你会后悔的。当然,听了也可能更后悔。

二子:啥话?

老李:二子,你叔当时说你模拟考119不低,你爸小心眼,以为我是讽刺。其实,你叔是真心希望你能考好。

当时还埋怨你爸,要知道那样,直接考个114呀。答案知道。保证满分。

二子:李叔,您是拿我寻开心呢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

老李;所以绕着我走。对吧。二子。终于自证了。

二子:李叔,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那是你的事。

老李;二子,你爸现在在家干啥呢?

二子:跟你一样,闲着没事,不过,自打知道我的分数后,不吃不喝。一会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一会站到窗台上往楼下看看,要么就是翻箱倒柜找绳子。一声不吭。

老李:此时无声胜有声。二子,说句实话,你这分数可是不太理想。你没事可要劝劝你爸。想开点。

二子:不至于吧。最应该安慰的是我。我都没事。

老李:二子,你身为二子可不知道,身为二子他爸的痛苦。

二子:不就是高考吗。不行明年再考。

老李:二子,听叔一句话,千万别提复读。否则,你爸一定的背过气去。

二子:为什么?你以为我愿意复读,但是人活着要有一种精神。自打产生复读的想法后,我差点都把自己感动哭了。

老李:你爸不会是差点,而是真哭。二子,为了能让你念完高中,你爸顶着多大压力。高一读了两年,高二读了两年,好不容易熬到高三高考,你又给他考出个222这样的分数。你再打算上高四。就是坑爹也该换换套路了。

二子:怎么就坑爹了。222分怎么了?

老李:要是一般人家也无所谓。这2要是放到你们家就不一样了。

二子:怎么不一样。

老李:你们家跟2太有缘了。你爸是老二,你是小二。老二培养小二,小二结果考出个222.你说你们家多2呀。

二子:你爸才是老二呢.

老李:嘿,二子,你怎么能这么冲着长辈说话呢。没教养。

二子:你才没教养呢?谁让你骂我爸呢?

老李:我怎么骂他了?

二子;你以为我不知道老二是啥意思。

老李:啥意思?

二子:老二就是男性生殖器。

老李:哎呦,对了,老二还有这意思。忘了这茬了。真对不起,二子。那以后就称呼他为大二吧。就还叫小二。

二子:下次注意呀。

李叔:二子。其实,你叔跟你爸这么熟,平时说话就这样,瞎逗着玩。就是你李叔故意的。你爸肯定不会介意。只是不应该当着你也这么开这种低俗玩笑。

二子:对呀。我本来心理发育还没成熟,很容易被你们带坏的。

老李:二子,你叔知道了。下次一定注意。不过,二子,当叔的还是要提醒你。因为你学习不好,你爸可没少为你操心。想着法子,希望你将来能够出人头地。还记得上第一个高一还是第二个高一那年,参加新幻觉作为大赛的事吧。

二子;当然。因为我还拿了个一等奖。

老李:挺得意是吧。

二子:当然。当得知是一等奖时,我还以为是幻觉呢。

老李:还记得作文题目吗?

二子:当然。那是个即兴作文命题。叫《镜中窥人》。多有创意呀。

老李;是有创意,你爸为了这个创意。整天琢磨,差点神经了。

二子:李叔,你什么意思?

老李:二子,别紧张。其实,其实,到底是咋回事。你叔都知道了。

二子:知道什么了?

李叔:二子,放松,放松,你叔可不是来找麻烦的。就是好奇心强。说心里话。当时,听说你得了一等奖后,我郁闷了好几天。真希望自己是幻觉或者是评委的错觉。怎么也想不通,二子居然能得一等奖。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还偏偏砸中的就是二子。

二子:李叔,没想到你这人心里还挺阴暗。

老李:二子,你算说对了,这就是作文中所说的中国人的劣根性。你叔当时心里的确阴暗。准确的说是黑暗。为了从黑暗中走出来。你叔我背着人,托人找关系,终于看到了你的这篇《镜中窥人》。

二子:李叔,怎么样?不好意思,是不是更黑暗了。

老李:二子,不好意思。终于走出黑暗,迎来光明。不瞒你说,你李叔看完之后,当着熟人,就控制不住了,笑的那叫失态。连鼻涕泡都出来了。不过我一点也没有觉得丢人。因为我知道有更丢人的事了。

二子:李叔,难道你就一点敬畏都没有?笑什么笑。莫名其妙。

老李:敬畏没有。应该是敬佩吧。

二子:敬佩什么?

老李:敬佩你们家大爸.

二子:大坝,什么大坝,还三峡呢?李叔,你能不能严肃点。

老李:对不起,一提这事,我就失态。

二子;你变态吧。

老李;二子,说的对,一针见血。就是变态。就是正常人,知道了也会变态了。啊哈哈。。。。。。。。。

二子:行,行。李叔,你就笑吧。我走了。笑出神经病来可别赖我。

老李:二子,别走,你要是走了,会后悔的。啊哈哈。。。。。

二子;走就走,后悔啥。我一点都不感兴趣。

老李:那你走呀。啊哈哈。。。。。

二子:我可真走了?真无聊。

老李:走吧,二子,你走了你叔会很难过的呦。你怎么舍得我难过。你要是舍得我难过,那我就不管你会不会难过了。啊哈哈。。。。

二子:算了,看你挺可怜的。那就先不走了,谁让我心软呢。李叔,我怎么舍得你难过呢。您到底想说什么?

李叔:二子,古话说;三人行,必有我知。除了你和你大爸外,还有我呢。

二子:你能知道啥?装吧。

李叔:二子,其实不是任意三人,我都知。但是,你和你大爸。我还是知的。

二子:知道啥?

李叔:二子,打个比方,这就像一道数学题,已知大二和小二的自身条件,求:参赛作文正常吗?

二子;怎么不正常,我可是严格按着程序参赛。可不是像韩寒那样后补参赛。在规则上可是完全经得起推敲。

老李:二子,你叔在你的参赛规则上,没有任何疑问。关键是,二子,你跟大二,不好意思,跟你爸。模样相差太远了。叫你爸为大二,真是太委屈他了。真是太伟大。你还别扯什么三峡之类的。你还真应该叫他大爸。

二子:这跟模样有什么关系?你可别乱猜.

老李:当然有关系。作文的题目叫什么?

二子:《镜中窥人》。

老李;这就对了。你猜我在你这面镜子里看到什么。简直太神奇,你面对镜子,镜子里面居然照出的是你大爸。

二子:那又怎么样?这能说明什么?这才是奇迹呢。要不也不会拿到一等奖。

老李:二子,这种奇迹,刘谦或许还行。遗憾的是,你不行。

二子:笑话,刘谦再牛逼,能把我变成我爸吗。

老李:二子,当然不能,因为那毕竟是魔术。你毕竟是你,你爸毕竟是你爸。魔术不能把你爸变成你去代考。但是,还是这句话,你毕竟是你,你爸毕竟是你爸。你爸毕竟是你爸,所以你毕然是你,你毕竟是你,所以你爸毕然是你爸。说到底。你毕竟是你,你爸毕竟是你爸。如果你不是你,你爸一定不是你爸。如果你爸不是你爸,你就一定不是你。简单的说吧,你能拿一等奖,正是因为你们父子这种特殊关系。

二子:李叔,你是说绕口令呢吧。无聊。

老李:二子,急了吧。这就对了。急了就说明说到点上了。就是绕口令也不只是炼嘴皮子,还要过脑子。

儿子:不管怎么说,咱是现场参赛。老师监考。就不是真金怎么了,也经过火炼了。怎么了?

老李:二子,底气还挺足。但是还是说漏嘴了。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就是经过火炼的,也不一定就是真金吧。

二子:随你怎么说吧。

李叔:二子,其实金银铜铁锌都不怕火炼。炼完了该是啥还是啥呗。就是有些人,总是认为经过火炼了,必然是真金。可笑吧。

二子:不管怎么说。我大爸一无权,而无钱,又没关系。不可能提前漏题。作文完全是现场即兴写的。

老李:二子,好,终于称呼你爸为大爸了。这就对了。因为你最知道你大爸有多伟大。

二子:这就是顺嘴说的,还挺顺口呀。并不是真说他伟大。我爸还是非常平凡的。

李叔:二子,你爸就是平凡,他也是你平凡的大爸。二子,那我来问你,你《镜中窥人》中的镜子,为什么照出的不是你平凡的李叔。哪怕是李大叔,大李叔,或者是李大爷,大爷李呢?

二子:那因为他是我爸。怎么了。为什么照你?

老李:这就对了。跟我上边的绕口令对上了吧。你爸毕竟是你爸呀,你叔毕竟是你叔。你爸只是别人的叔,你叔也是别人的爸。你叔没你爸有本事,要不自己儿子或许也能拿个一等奖。

二子:又来了。但是你这么说半天,能证明什么呢?

李叔:二子,我可证明不了什么,这得看你能证明什么。

二子:证明什么?

李叔:二子,你也拿你的那个镜中,照照你叔行不行?

二子;这个,李叔,你就算了吧。您这形象怎么让我下笔呀。实话实说吧,怕伤了你自尊,不实话实说吧,又不是你。

老李:二子,那没关系,只有别把你叔还给弄成你大爸就行。

二子:李叔,这没问题,明天交给你一篇。

老李:明天,不用吧。二子,就现在吧。不用多了,就第一段,十几个字。行不行,应该不难吧。要知道你的作文800字,才用了一个小时。

二子:李叔,我内急,得回家小便。完了就告诉你。

李叔:憋几分钟不行吗?

二子;不行,憋不住了。

李叔:怎么着,有前列腺呀炎,不对呀,你刚多大呀。

二子:我得的是少年前列腺炎。

老李:二子,年少有为呀。你要是实在憋得慌,李叔就不拦着你了。李叔自己照着镜子,描述一下自己,听完你就走。

二子:太好了。李叔,你说。

李叔:李叔这样写:我想到的是男性的可怕,特别是中年男性的可怕。我也不知道有多可怕,中年李性男子会告诉我”。怎么样?符合李叔的形象吧。好了,赶快方便去吧。

二子:李叔,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呀?你这么说我还能走吗?您可别吓唬人。

李叔:二子,你不是要方便去吗?快去吧。正好你李叔,现在不方便。还得回家赶快上网。网上正在打假。

你李叔也打算跃跃欲试。这事就算过去了。我就不在跟你提了。

二子:李叔,别走呀。你这话里有话。

李叔:二子,其实也没什么,不说也罢。赶快去吧。前列腺不好。别把膀胱再憋出毛病。要是在落个尿失禁的后遗症。就是肖传国也帮不了你。

二子:李叔,你就别折磨人了。这比憋尿还难受。我大不了直接尿裤子。老话不是说:知无不言,尿无不尽。

您这要是不说清楚,我就是尿着也不痛快。

李叔:看你小子,急的还是憋的。算了,李叔也不是整天闲的没事。不逗你了。直接告诉你吧。

二子:李叔,您还知道什么?

李叔:二子,你大爸有多少,你叔就知道多少。

二子:不可能,我爸向来说话守口如瓶。有些事连我妈都瞒着,怎么可能什么都对你说。

老李:二子,你爸毕竟是你爸。奥,应该叫你大爸。你大爸不愧是你大爸。连警惕性也是你的警惕性的大爸。不得不服。

二子:我就说嘛。别说你是我李叔,就是你是我李大叔,我大爸也不会对你说。

李叔:但是,二子,人都有弱点。总是有松懈的时候。就像你大爸。清醒的时候。就是把他放到解放前国民党的中美合作所,严刑拷打。灌辣椒水,老虎凳,都不一定开口。但是,你叔四两拔千片,你大爸一瓶酒下肚。全招了。

二子:李叔,你还是真伟大,也太损了。太了解我大爸了。就这点弱点,你还不放过。喝高了就连自己男女关系那些事都说。

老李:二子,不许看不起你大爸。哪天你要是出息了,当然,就是没出息,千别忘了你大爸。还是那句话,你大爸太伟大了。你能够有今天,全是因为你这个大爸。当然,你今天考222.也不要怪你大爸。你这功课上实在是太不争气了。你大爸也是没有办法呀。

二子:我怎么了?我不是挺好吗?为什么非要功课好?

老李:二子,其实你不懂你爸的心。他多么希望你能够门门成绩优秀,而不是拿什么新幻觉作文大赛一等奖。

二子;李叔,门门功课优秀的人多了。但是拿作文一等奖的可没几个。

老李:二子,这就对了。你爸一没关系,二没权。你能拿一等奖,还不是因为你大爸自身的伟大。

二子:李叔,你也说我大爸一没关系,二没权。哪里看出伟大了。我能指望他什么?

李叔:二子,别装了。其实,你大爸到底有多伟大,你心里最清楚。不过在你李叔看来,其实也没多伟大。与其说你大爸伟大,还不如说你大爸的想法伟大。新幻觉作文大赛,居然敢幻想押题。结果,还真押中了。

二子:你怎么知道,看来我大爸还真没少喝。不过,李叔,就算押对题了,也要写的好。

老李:二子,别瞒你叔了。那得看是谁写的。

二子:谁写的,当然是我写的。

李叔:二子,别满你叔了。你大爸啥都说了。

二子:嗨,我大爸到底喝了多少酒呀。我还瞒个啥劲呀。李叔,你干脆直说算了吧。

李叔:二子,作文是你大爸写的。跟你一毛钱关系没有。

二子:怎么没关系。我总得背下来,到考场上要一个字一个字的写下来。

李叔:二子,别瞒你李叔了。你爸不仅押对了题,而且,稿纸也押对了。

二子;什么意思?

李叔:作文是你提前超好,拿到考场换下发的稿纸。

二子:我靠,这也说了。这是什么大爸,这简直就是个叛徒。

老李:二子,可不能这么说你大爸,你李叔都感到寒心了。要知道,因为你功课门门挂红。为了你的出路。你大爸甚至放弃了自己多年钟爱的事业。

二子:什么事业?除了写作他也没有其它的追求呀。

老李:对呀。写作本身不就是一种追求吗。二子,你知道有一个报刊叫《男方周末》吗?

二子:知道,我们家期期都订。那是我最喜欢的成人报刊。不过好像后来停刊了。

老李:怎么?二子,你也喜欢看。求知欲还是瞒强的。二子,你不知道,那可是曾经非常有影响的成人报刊。曾是男性周末必备。陪伴无数男性渡过难耐的周末。

二子:这和我大爸有什么关系。

老李:当然有关系。你爸曾是《男方周末》报刊的专栏作家。期期都有作品,还是连载。看的男性朋友们,这期刚看完,就对下期垂涎欲滴。

二子:是吗?怎么没跟我提起过。

老李:你大爸这方面低调,当然,也可能是不好意思吧。总之吧,事业有成。你大爸在《男方周末》如鱼得水,读者读《男方周末》得鱼水之欢。多和睦呀。

二子:多么崇高的事业。听着就让人冲动。那他为什么要放弃呢?

李叔:二子,你还问呢。你大爸好强,就是因为你七门功课亮起的红灯,照红了你大爸的脸,整天看着跟猴屁股似的。抬不起头来。最后,毅然辞去报刊。

二子:功课挂红怎么了。有必要辞职吗?难道他不痛苦吗?

李叔:你大爸这么悲天悯人的人。怎么能不痛苦,特别是面对那些嗷嗷待脯的男性读者。但是,有什么办法,自己的儿子同样需要哺育呀。

二子:这是何必呢。他完全可以继续用文字哺育读者,至于我吗。拿稿费哺育就可以了。这不两全其美。

李叔:你这孩子,怎么一点追求都没有。拿稿费哺育出来的孩子,将来不都得成了行尸走肉。

二子:就是行尸走肉怎么了。只要生理健康,人生同样不是很有意义吗?

李叔:嗨,二子,跟你大爸想一块去了。你大爸当时万般无奈下,也曾这么考虑,但是,遗憾的是你大爸的作品虽然粉丝众多,但是稿费低廉,《男方周末》太霸道了。大头都归报社了。你大爸挣的那点钱,虽然可以把你养成行尸走肉,拥有健康生理需求,但是,钱有限。供不应求,能讨上老婆就不错了。

二子:这也太过分了。这怎么能行。

李叔:嗨,二子,又跟你大爸想到一块去了。你大爸就知道你不是那么好养的。所以,必须辞职。

 二子:辞职倒应该。但是也不用不着这么急吧。

老李:能不着急吗?眼看你一天天长大了。皇帝不急太监急呀。要是不急,你能在高一就得新幻觉作文大赛一等奖吗?

二子:哎。真是辛苦他了。谁让他是太监呢?奥,错了。谁让他是我爸,是我大爸呢。

老李:可怜天下大爸心呀。二子,将来要是有出息了,当然,就是没出息,也一定要孝顺你大爸。

二子:李叔,又来了。别啰嗦了。您接着说,我爸辞了专栏作家后,怎么样了。

老李:《男方周末》吗?没了你爸的专栏后,报纸销量急剧下降。很快就倒闭了。

二子:活该。不过《男方周末》倒闭不倒闭,我不关心。我是想问,他辞了后,做什么去了。

老李:改写小说了。

二子:这不错,离开《男方周末》自己单练。写小说,自己发表。挣了钱全归自己。

李叔:是以你的名义去写。

二子:我什么要以我的名义?他那么多读者粉丝?

李叔:二子,你是真二呀。你大爸费那么大劲,担那么大风险,让你拿新幻觉大赛一等奖,你以为只是让你到处吹牛逼去呀。

二子:谁说光是为了吹牛逼,泡妞也挺好使的。

李叔:瞧你这点出息。你大爸要是就这点想法,还能算大爸吗?二子,说实话,你爸虽然会刷两笔杆子。但是,登不了大雅之堂。就像新幻觉作文,放到少年组,说得过去。如果已成年作品看待,二流子水准。

二子:您的意思是以我的名义发表,就变成一流水准?

老李:二子,说的一点不错。这就是新幻觉大赛作品《镜中窥人》的价值,就是你的不可替代性。

二子:那后来写了吗?

老李:当然写了,是有关男女题材作品,下笔如神,一次成稿,40万字。

二子:那为什么不拿出来发表。

老李:你爸写的太投入了,太忘我了,奥,准确的说,是忘了你了。写完了才发现,没法以你的名义发表。

二子:为什么?

老李:二子,有部书,听说过吧。叫《金瓶梅》。

二子:怎么没听说过,我大爸就有一本,整天翻着看,都快翻烂了。但是,看完就锁抽屉了。从来不让我看。

老李:二子,问题就出在这。连类似的书,都不让你看。怎么能让比人相信,你能写出这样的小说。

二子:那他写的书的名字叫什么?

老李:叫《淫瓶梅》,后来觉得有点露骨,又改成《银瓶梅》,号称是《金瓶梅》的姊妹篇。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连你爸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实在不符合你的年龄。

二子:怎么不符合?

老李:二子,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因为小说中,涉及的房事内容太多了。

二子:李叔,谁说不懂。房事不就是指的性生活吗?房事是古人含蓄的说法。

老李:哎呦,二子,原来你也懂呀。看来还挺有经验。

二子:那当然,准确的说是体验。谁说不符合我的年龄,李叔,别以为你30岁才有初夜,就以为别人13岁不能破身。而且,在我的获奖作文《镜中窥人》中,我就记住一句话,叫什么,对了,叫房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而且,一直这样鞭策自己。

老李:傻小子,你还说那。你李叔当时一看你的原稿,就发现了。所以大笑不止。你这孩子真是粗心。800多字还抄错了。应该是: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幸亏那些二五眼的评委没看出来。

二子:怎么错了。家室不就是房事?

老李:二子,弄反了。房事可以是家室,但是家室决不仅仅是房事,还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特别是你们家的家室里边,还有你爸和你的那些事等等。

二子:哪现在总应该可以发表了吧。我高中读了五年,年龄已经超过20岁,而且,也有一定的性生活积累。又刚刚高考完,而且又考了一个222的低分。各方面条件,比当年韩寒出名前还要好。现在拿出来发表,甚至可以和韩寒叫板。

李叔:嗨,二子,你这脑袋整天也不知道想啥。亏你还知道韩寒。

二子:当然知道韩寒,那是我的偶像。当然,以后就不一样了。可以平起平坐了。没准我还能成为他的偶像呢。

李叔:二子呀,你的偶像现在都成啥样了,你不知道呀。都成了呕吐的对象了。

二子:不就是方舟子吗?我们都是韩寒的粉丝,我们支持韩寒,我们相信韩寒。我们才不怕呢。

李叔;不愧是二子,就不知道啥是愁。二子,自打今年方韩大战起,你大爸就没睡过一天踏实觉。这个世界上,

除了韩寒的爸之外,就属他最揪心了。

二子:怎么可能?还有那么多的公知和报刊,网络,他们也不都在为韩寒奔走呼吁。愤愤不平。

李叔:二子,你们这些二子不知道,看着他们挺韩,不过是吃饭,睡觉,挺韩寒。饭一点不少吃,觉一点不少睡。

二子:这样不是挺好吗。我大爸也为什么就不能像他们一样。

李叔:二子,你生不逢时呀。因为还有一帮人,专门吃饭,睡觉,打韩寒的。而且,人越来越多。你大爸的精神头一天不如一天呀。

二子:那怕什么,韩寒是不会被打倒的。

李叔:哎,无知无畏呀。你大爸一定非常羡慕你,要是自己是自己的儿子多好也。就不知道啥是愁了。

二子:本来就没什么好愁的。我会去劝劝他。

李叔:二子,在劝你大爸前,我先问你:你爱你的大爸吗?

二子:怎么说呢?爱恨交织吧。

李叔:为什么有爱又有恨?

二子:爱是因为他为我做了很多,恨也是因为他为了我做了很多。

李叔:心情还是蛮复杂的。

二子:那我该怎么办呢?是劝他呢还是不劝呢?

李叔:当然应该劝了。

二子:为什么?

李叔:有一句话,特别适合你和你大爸的心情。

二子:什么话?

李叔:如果你要是爱你的大爸,就去劝他。如果你要是恨你的大爸,也去劝他。

二子:。。。。。

分享至
更多

2 评论数 : “相声:《镜中窥人》 作者:hanhan2500”

  1. 匿名 :

    老韩13年诈骗是成功的,最后也把自己骗了。

    老韩最大败笔是出版手稿,书名还那么骗人,多么无耻!

    从证据学角度,仅“功号一贯”四个就可以给韩抄抄定性了,无可辩驳!

    这是一起以骗取钱财为目的的有预谋的商业诈骗行为,而且数额巨大,韩家老小就等着坐牢吧,不会短。

    至于韩抄抄的身高,等缉捕归案后,剃光他的头,会给他量的,165cm样子。

    从韩抄抄嘲笑别人身高看,他相当无耻,指望他投案自首是不可能的。

    一个小矮人,带上头套,穿上增高鞋,他就觉得自己是超人了,一个无知无耻的小瘪三。

  2. 匿名 :

    现在就抵制、杯葛韩骗代言的所有中外烂货。骗子代言的东西,还有好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