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草包怂了,再不提上法庭的事了 作者:世道浇漓

发布日期: 七月 6, 2012 11:32 上午

  韩寒最初狂砸2000万悬赏找代笔者,砸跑了麦田,反把方舟子给招惹来。有人说方舟子“肘”,有人说他“疯”,有人说他“病”,韩仁均还狠毒咒他“死”。韩粉简直用尽所有狠毒言语和脏话泼向方舟子,同时遭到所谓公知“联名”夹攻和罗永浩“基金门”挑事之骚扰,但方舟子仍然不改初衷,一面分身应战一面持续“文本剖析”,质疑未止,就像拿把手术刀在解剖死狗,把“韩寒”文章切得体无完肤,惨不忍睹。韩寒经过最初的交锋之后,力不能支,败下阵来,拖曳而逃,,面子里子尽失。无法之下,韩寒三番五次高调呈递诉状,诉方舟子进犯声誉权,韩粉们喝彩不已,似乎韩寒必胜,方舟子必败,还要搭上10万块钱。韩寒居然夸口要拿10万元赔偿给韩粉们买电子礼品以表爱心。切,真他妈诙谐可笑,你那帮粉丝就是这等年幼无知的小屁孩,这么好糊弄!
  后果是折腾了半天,韩寒这小子一会儿上诉一会儿又撤诉,翻云覆雨,最后不了了之,这让韩粉们很纠结。其实韩寒其用心是想吓吓方舟子,唬唬人。这招吓吓麦田还行。麦田名望不大、底气缺乏,又没有多少粉丝支持,见韩军蜂拥咒骂之势,有点心怯,只得抱歉退场。照说韩寒要穷追猛打,挖麦田的祖坟才解恨。蹊跷的是韩寒一失常态,不再穷追猛打,怅然承受抱歉,态度还十分“大度”。明眼人不好看出,麦田的质疑曾经触及到韩寒的危机底线——造假。韩寒虚张气势其实是外强中干。恐惧之余,见麦田缴械投降,求之不得,立马顺势承受抱歉,图的就是息事宁人,尽早摆脱纠缠。可是韩寒看错了方舟子。一张臭嘴招来一个讲不过,写不过,斗不过,软硬不吃的打假专业户。你告方舟子,用一句官方不太难听的话来描述方舟子就是——滚刀肉,任死不怕,还怕你上法庭。知道怕,就不会匆促上阵才找弹药,正由于预备缺乏,且无重磅炸弹,才给韩寒留下狡赖喘息的时机。

  韩寒为什么撤诉,应该是有高人权衡利害,指点凶猛关系——上诉无异于他杀,一旦司法介入韩寒一定玩完!从以下几点看:

  一、谁主张谁举证准绳。既然韩寒状告方舟子诬害本人的作品有人“代笔”是声誉侵权(损害),就要本人举证。法庭上笼统模糊地举证一定不行,要详细罗列方舟子哪篇(些)文章,甚至哪段文字与现实不符,是构陷,给本人形成声誉损害。那么,韩寒该找哪一段呢?是举《求医》、《书店》、《杯中窥人》还是止举《三重门》?韩寒不敢过多找费事,找屎往本人脸上糊,能够止举《三重门》,这是他自以为自得的“杀手锏”——“手稿”证明一切。
  那么法官能否也要方舟子拿出证据呢?当然要。方舟子有没有证据?直接证据没有,我的证据就是诸多“质疑点”。成不成立,由法官采信定夺。韩寒只需做出合了解释、有理辩护,失掉合议庭采信,方舟子即告败诉。方舟子说的很明白,即使输,可赔钱,不道谦。
  韩寒假如赢了这场官司,那韩寒不就登峰造极了吗,那就不是上海大金子,而是全国大钻石,光辉万丈。呵呵,多好的南柯一梦!
  会有韩寒希冀的后果吗?梦也。韩寒太小儿了。应诉后方舟子一定会选择少量且有说服力的重点质疑点,并构成一条质疑证据链,指向韩寒参赛造假、文章代笔,向韩寒发起质询攻击。韩寒在网上可以答非所问,王顾左右而言他,罔顾现实,你却奈何不了他。但在有预备、有提问技巧的律师诘问下,经不住三问两问,韩寒就会头上冒汗,两腿打颤,心思很快解体,破绽不能自相矛盾,谎话便不攻自破。此时的韩仁均再能,也只能就某个成绩作为证人出场证言,讲不上多少话,只无能焦急。不像如今白昼是韩仁均晚上是韩寒。天下无奇不有,父子共用一个名字,笔迹又颇类似,妈的,人妖一体,搞不清“韩寒”究竟是哪个“韩寒”。

  二、证人的为难。韩寒要为本人复赛洗白,就要请萌芽当年诸多评委出来为韩寒作证。要证明三重门手稿,还能够牵涉到松江二中许多教师和同学,甚至更多有利害关系的人。法庭上被告陈说现实、证人出庭作证或出示证物证言,不能任你油嘴胡说、翻云覆雨,要负伪证责任。法官只需你陈说现实,是,就是是,非,就是非,不置可否即过不了关也不与采信。以前打电话补赛的事咱先不说,最近新出“韩寒为什么列在C组”的质疑,赵长天解释说是“排版错误”,好在没说是“暂时工”。法庭真要仔细起来调查萌芽造假的事,还不要了赵长天、李其刚、胡玮莳、叶兆言等人的命。松江二中那些出于面子为韩寒说过两句坏话的同学和教师,还会出来担风险作伪证吗。

  三、书稿证伪。韩寒一再宣称三重门手稿是未经修正的亲笔原稿。法庭上可不是你说真就是真,嘴硬没用,狡赖更无用。方舟子一定会提出技术鉴定要求。出示的手稿要做笔迹、墨迹、纸张等技术鉴定,有能够还要提取韩寒和韩仁均的笔迹作比对鉴定,当然还有咱不知道的鉴定手段。假如有假,彻底玩完。

  四、法庭争辩和质证的博弈。韩寒善人先告状,并非先机占尽天平倾斜,不要忘了原告的辩护和质证权益。首先,韩寒(或代理人)或辩护律师要答复原告方所有(法官允许的)质疑。那些“忘记了,不记得了,不想答复”的逃避推搪之词,法庭上是不承受的。所有争辩辩护词都逐个记载在案,作为呈堂证供,你敢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胡咧咧吗!法官自在心证,就会判你败诉。(当然有合议庭判决)网上打口水仗媒体或许不介入,但法庭上爆料出来的东西,电视台立马蜂拥而上,立体媒体漫山遍野,连篇累牍,在加网上评论,也许对方舟子不利,也许对韩寒不利,韩寒此时还能装逼hold吗。所以韩寒认怂撤诉是明智的。

  韩寒龟缩两月,以静制动,俟机而动。果真,见方舟除“文本剖析”之外并无更大举措,再看方舟子犹如唐吉可德单挑风车,媒体和公知也没有积极跟进,质疑事态没有进一步好转,难免心中窃喜,憋屈两月,终于松一口吻。网上韩粉已出绝望怨言,韩氏父子思忖,此时再避战不出,恐怕会得到更多韩粉的支持,影响《三重门》(手纸)销售,广告代言也有泡汤之虞。哎!鸡死了还要蹬腿,即使最后塌台,也要做最后一搏。名利名利,名在前为虚,利在后才是实,是硬通货,何不捞取韩粉最后一吊钱,留作日后他图之资。于是趁方舟子遭到联名夹攻、罗永浩基金们挑事之机,特地选哲人节出来,借悼张国荣之名为本人举幡还魂。世上有这么缺德的人吗!张国荣与你何干?死了才知道人家,不觉得对不住张国荣,还要攀附英名为本人遮丑,还自作多情要给人家写歌词,真他妈下作无耻之极,就不怕张国荣在阳间等你算账,掌掴你那张脸。后出一篇《写给每一个本人》,还是谎话的持续,倒是为了停息众怒,言不由衷地自贬自抽了本人两大嘴巴,不疼不痒做做样子,以示真诚,骨子里是变着法为本人开脱。一背面叫冤诉苦,大打悲情牌赚粉丝的同情分,一方面讨好骑墙中立者。韩寒已经说本人是“猪”,如今又说本人是“一条狗”。咱用不着“回头看”,就如今看也是“猪狗不如”!

  我开端就希望质疑事件法庭见,真假周老虎闹腾一年,双方祭出头颅也定夺不了,一上法庭,马上了断。周正龙嘴硬,脑壳还在,但却吃了牢饭。(周正龙替罪羊为利益集团埋单有点冤)韩寒代笔门如出一辙,网上再吵,没有裁判,韩寒什么都可以认,就是不供认代笔,底线不保,什么都是浮云,他懂。法庭一开就不一样,必有公断,尤其牵涉到大众人物的社会诚信品德成绩,是支持质疑,还能否定质疑,这是引导社会价值观走向的大成绩,不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法庭敢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吗,不敢!如有闪失,必定惹起更大一波的言论纷争,质疑将会晋级到其意想不到的范畴层面。后势走向,结局如何,未可知也。
  可是——韩寒溜了。
  韩寒溜得了吗?拭目以待!

分享至
更多

7 评论数 : “韩草包怂了,再不提上法庭的事了 作者:世道浇漓”

  1. 最革命 :

    韩二这骗子最近挺活跃啊,有那么一点回光返照的苗头,必须严厉打击予以遏制!

  2. 匿名 :

    韩2诈骗团伙还想咸鱼翻身,等待他妈的是监狱! :mrgreen:

  3. 匿名 :

    法律如果不追究韩氏诈骗团伙,,任由他们消遥法外,,对中国社会将产生持久的负面影响……

  4. 绿岛小羊 :

    大家要联合起来,以读者寻求真作者的名义起诉韩2!

  5. 匿名 :

    韩2活跃是因为中国的法制不健全、以及骗子多于有良心的人。

  6. 匿名 :

    其实这是明摆着的事,这事情拖延越久这个负面影响越大,今天吴法天、周燕约架事件如果说真正的起因也来于此。但是如果真的追究2韩的问题~~~~~~

  7. 前世的鬼 :

    诈骗犯高调充起了公知 周正龙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