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之死与民主的重生——向吴法天老师致敬 by 无风即风

发布日期: 七月 7, 2012 1:44 上午

这个国家每天都有死人去或被伤害,一点都不奇怪。

可是今天,在北京朝阳公园门口,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与随同他的十几个朋友间发生的一起小冲突,却让我感觉到,在这场不算太暴力的冲突里,我心中信仰的那个民主与自由之神正在滴血,她正在掉泪。

2004年时,我从香港弄回来了一本书,我欣喜若狂,几个晚上不眠不休把它看完。在看的过程中,我的心情从兴奋转向悲痛、我甚至开始抓狂自己,到最后毕卷,我竟然产生了一种想作呕的感觉….,因为,在我心中,15年前的那件事是多么的神圣与伟大,我无法想象他们的领袖竟然会弃他们而去,留下彷徨恐惧的他们,绝望的冲向冰冷的铁皮卡车和呼啸的子弹….

那个女人,从那一刻,我开始诅咒她….那是我第一次开始怀疑“我们”的民主..

而今天,那一件小事情则彻底让我对中国的“民主代表”死心,在我心中,“他们”已经彻底死了!

我现在开始明白,为什么“9+1立方”发生时,我发出的呼吁,吁请希望有“变化”或“更换”的人们需要冷静看待,我强调我也很希望看到有那一天,但是我希望我们也应该要清晰的认识到,我们不具备与冰冷的钢铁对抗的能力,在这个前提下,我不希望看到有人受到伤害,我特别特别不愿意看到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们被某些人怂恿着去撞那个冷冰冰的口,那个夺人性命的口子。

因为8年前的那一种感觉我仍如梗在喉…..

从那些为90后叫好的,为“9+1立方人民”叫好的声浪中我清晰的闻到一丝阴暗的味道,就像一年前的乌坎,一如当年的那个女人,她鳄鱼的眼泪,让我反复恶心又毛骨悚然!!

每一次,我都嗅到那股气味!它——不是纯洁的!

我有时在想,我是不是自寻烦恼,我跟那些人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可以说,如果他们真的“成功”了,对于我来说,还是有好处的,我本来就是不安分的叛逆分子,从年少开始痴迷摇滚乐,深受西方文化与自由主义思想熏陶,过去的十几年里我一直活得放浪形骇、崇尚自由、崇尚天性,又垂涎美色、好逸恶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还四处标榜自己的无政府主义,过去的我也跟现在的柿柚派一样,非常讨厌这个“管家”,甚至是到了深恨痛绝的地步。

我常问:“像我这样一个自私、堕落、龌龊、极端的人,犯得着去阻止我的‘盟友们’吗?犯得着去反对他们吗?

有必要,我觉得很有必要,非常有必要。

因为,从小父亲就这么教育我,在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也是这样教育、影响我,他们告诫我做人要“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能为了一已之私就要求别人满足自己的欲望,或者是试图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去影响别人按自己的意愿行走,这——也是摇滚乐的真谛。

我喜爱摇滚乐,是因为它崇尚爱与和平,追求真理与人性美好一面的释放,那一首歌我每次都怀着神圣、感恩的心情去唱:

WhenI find myself in times of trouble,

MotherMary comes to me,

Speakingwords of wisdom,

letit be…。

我不信仰圣母玛利亚,但我相信真理。

真理就是真理,不管放在世界哪一个角落,它,都是一样的。

我所喜欢的The Beatles、U2、LedZeppelin、Areosmith、Pink Floyd乐队,甚至是狂如Guns’s Roses,以及我们的Beyond,哪一个乐队不是歌颂爱与和平的?哪一个摇滚乐队不是反对战争与暴力的?

即使是极端的黑暗金属、死亡金属、黑死金属也不会为野蛮与杀戮唱赞歌。

 

因此,我过去再如何不羁也好,我始终秉承一个道理:

狂,独我狂。

伪,独我伪。

丑,独我丑。

恶,独我恶…

我情愿在饥饿与晕眩之间,毅然提起沉重的吉它和效果器头也不回的离开“施舍”情感与慰藉给我的女人或朋友…

《圣经》上帝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户,佛教也说:种瓜得瓜,种果得果。

所以我不怪炒掉我的酒吧老板,不怪抢我饭碗的外地乐手,也不怪在夜场里侮辱我的暴发户,我不怪命运,更加不怪这个国家,这个愚昧的民族和这里落后与无知的人们,这里的人们不懂欣赏摇滚乐,而且视摇滚乐为洪水猛兽,充满世俗的卑夷与不屑。但我不会像其它摇滚音乐人一样,视流行音乐如垃圾,视流行歌手为狗屎,视不懂欣赏摇滚乐、摇滚乐手的普通人为傻逼。

对于许多人来说,我过去的十几年荒唐岁月里所享受到的自由与快乐、放肆与疯狂,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这个勇气….。

我觉得这才是自由与民主真谛。

因为,人们在追寻自由与快乐时,要尊重他人、尊重事实。
 

关于中国的民主,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守在牢里的,有付出、有收获,他们虽然要黯淡的度过余生,在老去之前,他们也可能仍然无法见到理想的实现。但是,我相信,现在已经有一丝曙光,正从某处发出。因为他们当年所撒下的种子,已经开始在一群卑微、胆怯,但守住了良知与底线的人们的心中开始生长,当年的光辉正一点一点的驱散着他们内心的霉茵,使这些人变得越来越勇敢、坚强。他们正用自己微不足道的言行捍卫着仅有的信仰。

信仰自由的权利、免于恐惧的权利。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当年的那个女人,她的内心也曾撒下过一粒种子,这颗种子原本会茁壮成长,但是,润育它的土壤必须是温醇的、善良的、阳光的…,让人遗憾,她的手上已沾满了人民的鲜血,因此,这粒种子——死了。

今天在那个公园门口,挥舞着拳头的人,他们心中的那粒种子也一样…

——死了。

但是,那个被推倒的男人,被一介女流用脚踢都不还手的男人。在一片丧心病狂的暴徒叫嚣中,他文弱的身影却显得那么优雅,他的言行举止是如此从容,他的声音是如此的勇敢与坚强,他的心中,那粒种子….

正悄然生长。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800ece010145wm.html

分享至
更多

5 评论数 : ““民主”之死与民主的重生——向吴法天老师致敬 by 无风即风”

  1. 匿名 :

    一个男的在自己的微博上经常公开侮骂别人和政府,自视为文学史,什么公知,领袖,大谈民主,自由,然而却言而无信,谎话连篇,面对质疑谎说自己被构陷。满地打滚是碰瓷犯的特征。就两个字,欠抽。这事和民主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你是天才,也得抽。

  2. 匿名 :

    好,让人感动,有正义的力量。

  3. 匿名 :

    好文,精彩

  4. 匿名 :

    中國一百多年尋尋覓覓找出路,找來找去,其實最該走的路是法制,然後才可能有民主自由。沒有法制的民主自由就是流氓橫行的無政府主義,平民百姓依然是強權的犧牲品。吳法天的經歷證明了這一點。

  5. 60后 :

    记住两句话:
    1,无论骂谁打谁,骂人的是斗士,打人的是流氓。
    2,无论是左还是右,假的就是反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