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韩寒:公知如何成了臭傻× 作者:倍魄

发布日期: 七月 7, 2012 9:19 上午

 吴法天被打了。打人是错的,是犯法的。不存在自由主义的打手,也不存在民粹主义的打手。打手都是流氓。把现实的治安事件简单地贴上标签,只能加深误解,制造混乱。网上议论,情绪化和随意置换概念太多。我的看法是如果不是只想骂娘泄愤,还是要准确概念讨论。有人说公知打人了,有人说公知被打了。正好,我刚写了讨论公知的文章,我们先看看,为什么“公知”成了被人厌恶的一个用词。
  中文论坛早期写文拍砖,文章段头缩进的两个字会被系统吞掉。但有高手却能保住段头空出的两字,大有上了报纸副刊的整齐与炫耀感。很多人跪求秘笈,才知道有全角空格这回事儿。后来高级的办法是用word打字,再另存为txt格式,段头的全角空格就自然形成了。但这样的txt文档如果直接贴到天涯或者豆瓣,就会段头空出4个字来。
  提到这些,是因为想说明,对于经常码字的人来说,他的电脑写作习惯是固定下来的。用什么输入法,段头是否缩字,如何使用引号,如何打省略号,都是有稳定的习惯不会轻易改变。方舟子转了一篇微博,说“韩寒”不会打省略号(用6个中文句号代替)却在某博客中出现省略号,结果这条微博竟然被敏感掉了。其实,韩寒的长微博《一个流传多年的谣言》段头缩进3.5字,《已来的主人翁》段头缩进两个字,至少可以说,它们产生出来的程序很不一样。
  当然,在团队协作的微博时代,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染香姐姐是男是女,自然在那么多的质疑之后,我们也可以不必在意究竟是谁在写着“韩寒”的微博和博客。在写了上一篇《论韩寒:隐蔽历史就失去未来》之后,我的意图是要跟这个“韩寒”进行一次公知竞赛。以后行文提到“韩寒”也不再麻烦地使用引号了,love who who。因为在我看来,即便是团队写作的韩寒杂文,除了小聪明和改不掉的文字游戏(比如谐音),除了徒有的粉丝和虚名,论思想和文笔,在网上中文写作里都难属上乘。
  在《论韩寒:隐蔽历史就失去未来》我提到了启蒙,说启蒙不是谁教育谁,而是一个民族共同学习和分享理性成果。启蒙就需要公知,大家撰文相互切磋,拍砖吵架。而韩寒在微博复活后便声明《就要做个臭公知》。当时,我还在拿着放大镜和计算器,靠数据技术流倒韩,心下就想,原来这个韩寒跟我还有同样的志向。但重要的区别是,我所理解的公知绝对不像韩寒解释的那样轻佻。固然,人人都有立志做公知的自由,当公知大家也应当机会均等,但韩寒却不打算承认公知有一个知识门槛在那里。文凭不是问题,但问题是不能一边要当公知,一边继续宣传反智,比如通过夸赞李开复潘石屹等名流围脖来否定公知的专业性价值。当然,李开复这些名流可以拉你去台湾供马总统久仰,但你不是又说中国80%的社会名流都是王八蛋吗?
  在“公知”还没有臭名化的时候,王怡、余杰、许知远等都是我理解中的公知的模样。现在,秋风、熊培云、莫之许、黄章晋、摩罗等都已转向学者化和激进化,在我看来,“公知”尤其是“好公知”的位子还真有点空。
  自从在微博上宣布“单玩”之后,李承鹏已狂奔在通往公知的路上。在十方一事上,他已经领先了好几个身位。据我所知,全现今中国只有三个臭傻逼在高调地宣布要当公知:李承鹏、韩寒还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倍魄。
  关于“公知学:它的内容、方法和意义”,我打算写三篇文章,这是第一篇。另外两篇是《我们怎样当公知》和《什么是消费,什么是担当》。在我看来,除了知识门槛,做公知还有道德门槛和人格门槛。一般人我不告诉他,现在告诉韩寒,就是想说当公知没那么容易,尤其是一边当司机一边做公知会很辛苦。李承鹏记者不当了,球评不写了,文青不玩了,一心一意在做公知。韩寒,你除了名气大和粉丝多,其他没有优势,还要让人一条腿吗?当然,质疑者会说你有团队代笔,你自己可以说“我重在参与”。真好,我也是!
  抓住机遇!迎接挑战!这一篇,重点说说咱们面临的大好机会。
  要说大眼韩寒倍魄咱仨可真是够鸡贼的。全现今世界民主化大潮来势胸胸,当公知,那真是恰逢其时。文学热太早,错过了,这社会热点,足球、房地产也都过了劲儿。捉笔为刀,写杂文,韩寒占了先手,李大眼紧随其后,我呢,虽然早有其志,但外人不知,名气也无,必定被众人目测为借鸡炒作。鸡贼,偷鸡之贼也。不过,在我纵论过公知学的内容、方法和意义之后,网络批评至少可以改变“炒作,炒作,炒作,炒作……”的一元论滥调,骂法也可以使用鲜词汇了。
  大眼表白说:“我不想多年以后,大家遥指坐在台上一群傻逼,说:看,这就是当年忽悠我们的那群人。而其中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竟是我。”他提示得很对,就要登上历史舞台的人不要留下案底,收的不明白的赞助要退回去,诚恳道歉。尤其韩寒,你有一个人改变中国的力量,那么多的支持者,年轻时若有啥做过的糊涂事,早点忏悔,人民会原谅你的。咱都把屁股擦干净,把雷甩掉,不然,这台登得越高,将来咱死得越难看。
  而我们看到的大好机会,韩寒其实已经享受到了其中的一部分,就是竞争者和潜在竞争者的缺陷与怯懦。我认为合格的公知必备的四个素质:表达力;智识;悲悯;坚韧。缅甸有昂山素季,咱们有与王朔一起赠过蒙汗药的老霞。他们当然已经超越了公知的论域,却是泰山北斗般的标尺和方向。
  王小波是汉语世界最具表率性的公共知识分子,他不仅文字了得,也不像严肃学者那样疏离大众和常识写作,他的知识结构也超越一般人文学者的偏狭,他有对人世的悲悯和自嘲意识。遗憾的是王小波英年早逝,公知天地就进入了世无英雄的纷乱年代。
  时代发展,需要真正的公知必须进行专业写作,王小波从1992年起从事了5年专业写作。而现在留下臭名的公知们,很少是严格意义的公知,很多是在自媒体时代拥有众多粉丝又经常进行公众宣讲的文化明星们。“公知”的名号很多并不是他们自领的,但“被公知”时他们也不怎么否认,因为毕竟,他们的话语权和他们的声音都摆在那里。
  得罪了,各位!现在我就消费一下这些公知和“被公知”们,目的是理清草根对公知的不满与不屑中的那部分合理性。或主观,或偏激,权当是良药苦口吧。公知如何成了臭傻逼,自有它的道理。
  王小波在他的杂文里写过一篇《谦卑学习班》,以一个美国故事讲如何在残酷的现实中通达地承认自己有时就是一个臭傻逼,这种自嘲和谦卑的意识背后,其实是对世界荒诞性的领悟以及荒诞背景下对包括自己在内的普遍人生的同情与豁达。
  但失去悲悯的公知有一种“我除外”型。在他们的言语和态度中,你看到的是傲慢和掩藏不住的优越感——你们是无知的,我除外。你们是低贱的,我除外。你们是傻逼的,我除外。
  话说现在的白岩松,基本是个优秀公知,有口才,有见识,有担当,有勇气。可10多年前的白岩松,那是一脸找抽的优越感,隔着电视屏也能闻到他一嘴的酸气,轻漫的态度让人感觉全人类都被他渺视毙了。印象里见过一篇王朔骂他的文章,我索性翻出来2000年写的一篇文章,把结尾段贴出来。所谓甄嬛体流行当下,其实,对于央视主持人来说,“岩松体”的语式和影响力至今不绝:
  在白先生辛辛苦苦任劳任怨不厌其烦地抓住每一个串场的间隙制造着哲理的垃圾并自以为是在致力于诱导和启蒙时,我倒是愿意提醒白先生,还是老老实实地讲话吧。有料不在于教导,中国的前途、民族的命运并没有维系在你紧锁的眉头上。请不要把信嘴接下的口水,郑重其事地端到别人面前,还一脸庄重地说:“当我们回过头来,真正凝视这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杯子的时候,我们才猛然发现,原来那小小的杯具里面竟然蕴藏着那么不平凡的白岩松牌咖啡,请您无论如何,慢慢享用!”
  优越感和自尊的区别是:自尊的人在意自己的私域保护,同时也尊重别人的私域空间。不过当别人表示友好时,会礼貌地回报以友好;优越感却是无条件地拒人于外,即使别人示好,也漠然拒绝或不回应,除非他认为对方更优越。优越感的另一个名称就是缺乏教养。
  什么人对优越感的粗鲁具有免疫力?是那些认为社会本就有阶层贵贱的人,职场白领持这种世界观的人居多。由于这种悖离悲悯之心的优越感,让我们能够看到屏幕上很多女星拿捏优雅姿态的粗鲁。
  徐静蕾能去拍《杜拉拉升职记》真是太自然不过了,她是白领女性病态世界观的领军人物。韩寒你跟她在博客上眉来眼去的,让我怀疑你对大众的同情是虚情假意,骂名流也是言不由衷。你大概是很想跟她们一起上流的。徐静蕾、杨澜、陈鲁豫、洪晃堪称“四大上流女金刚”,她们很有位置感,偶尔对底层施以同情的时候也很有身段,因为她们忘不掉“我除外”。优越感让女人失去本质的温柔和善良,进而抓不住幸福。
  缺少悲悯的傲慢成就了“我除外”;疏于悲悯的炫耀造就“看我来”。央视百家讲坛造就的两个“看我来”明星便是男中天女于丹。相比于傲慢的粗鲁,炫耀的浅薄看似无公害的多。唯一的问题是,学者的炫耀比芙蓉姐姐的凹造型更显浅薄,在焦虑社会,于丹姐姐的风花雪月顾盼弄姿尤其令人想吐。“看我来”的炫耀让学者远离学识的良心,弃置社会责任而趋就虚荣。
  与杨澜和鲁豫鲜明相对的电视人是李小萌和柴静。李小萌是东方审美中的完美女性,当年刘仪伟与她搭档主持《半边天》时,对她的倾慕我是看出来了,你们说有木有?(我可真够八卦的)而柴静在女性明星当中大概是最接近公知标准的。口才好,文笔棒,还有一股难得的人格力量,胸怀大志,不让须眉。如果一定要指出什么弱点,那不是属于柴静一个人的,而是许多的传媒入知识分子的共性:偏于抒情和经验感悟,并且不打算理性深入。有没有理性能力倒在其次,关键是没有理性分析的主观愿望。我们学术地位居于金字塔尖的都是些国学大师,在言必称胡适的全现今可以自问一下:我们有真正意义的哲学和哲学大师吗?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南方周末》的这句煽情告白,恰当道出了中国知识分子自我感动的决绝。可惜,中国现实的盘根错节不似文艺片,以为要感动观众先要感动自己。民主立宪的愿望诉诸民主泪腺,“泪腺派”有着反理性的内质,担当不起启蒙的重任。
  与国学感悟和情感膨胀决裂的是“怒争派”,鲁迅可谓怒争派的旗手。一方面对国民性和劣根性怒其不争,另一方面,横眉冷对,批判抗争。怒争派的局限是缺少坚韧,勇敢有余,弹性和持久不足,对启蒙失去耐性,容易陷入失望。
  总结一下,公知必备的四要素——表达、智识、悲悯、坚韧,可以做为标尺给公知们打分。表达力是最基本的门槛,表达力不足就不能露出水面,被公众所看到。不懂悲悯的公知都有人格缺陷,傲慢的“我除外”和炫耀的“看我来”占去了公知与社会名流的大半,在草根和心智健全的人来看,他们的确就是一群王八蛋,高高在上,或抱团取暖,或明争暗斗。而在担当社会责任和理智启蒙上,诉诸情感的“泪腺派”无法深入,失之急躁的“怒争派”难以持久。
  于是,韩寒与大眼啊,“表达”的门槛咱是能过了,能否“坚韧”需要时间检验。咱还要经常自检是不是有“我除外”和“看我来”的毛病。韩寒说每天读书5万字以上,这很了不起。大眼十方这次在勇气上得了很多很多分。近水楼台人家去现场了。看那张发到网上与受伤者摆拍的合影,回眸的大眼真是炯炯有神。向大眼学习!通往公知的舞台他已经先走了一步。
  韩寒,下次机会合适,咱也赶紧走两步。谁让咱抢着要当公知呢?(倍魄)

分享至
更多

7 评论数 : “论韩寒:公知如何成了臭傻× 作者:倍魄”

  1. 匿名 :

    分析透彻,鞭辟入里!

  2. 匿名 :

    哈哈哈哈,有意思,打倒韩二诈骗犯 :twisted: :twisted: :twisted:

  3. 匿名 :

    :!!!:

  4. 匿名 :

    我觉得,不良媒体、公知把韩骗打造成为臭公知,就是要检验一下中国人的智慧。现在已经证明了,只要谎话说一百遍,完全可以把傻子打造为公知。

  5. 匿名 :

    倍魄乃一卧龙也!

  6. 匿名 :

    韩1带着韩2以为再写几个吸引眼球的东西回到从前,已经不可能了,但韩2还想做梦

    下一步是韩家老小骗子什么时候进去的问题了

  7. 匿名 :

    摘“高楼”高人的评论共享:

    “@王佩 : 有人对公知的流氓化感到诧异,这是因为不知道其前传是流氓的公知化。流氓以理想主义为幌子,以低风险高收益的姿势,摇身变为公知。其实只要看他们的果子,就可以分辨出他们是什么树木。无论怎么变,他们始终保持了流氓的风格、做派与说话方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快乐的旅游者 回复日期:2012-07-08 03:31:14 公知的流氓化是因为流氓的公知化。一针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