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其不淑 怒其不肖 —- 作者:四川一杀猪的

发布日期: 七月 8, 2012 12:55 上午

郑重声明:这是俺上高楼来第一次出现跑题现象,今后,俺在楼中还是只关心韩氏造假,也希望各位小心提防,别让那龟儿子把水搅混然后给跑了。

非常不幸,继2008年之后,四川这两个字再次高频进入公众视野,只不过2008年是成千上万的四川人民,以悲壮和顽强的姿态被人们所牵念和赞颂;而2012年,却是四川一个女人,以蛮横和泼妇的形象被人们鄙视和唾骂。俺作为一个四川人,对于二者皆不愿其发生,但无奈天灾向来总是伴着人祸,不是么?

不是俺不关心政治,主要是政治太高深,俺说不透;不是俺不关注什邡,主要是话题太专业,俺看不懂。不过这次四川电视台一女记者演的这台武生戏,俺却看得是明明白白,不管其出于何种动机和目的,其采取的方式和手段都让俺大跌眼镜,从而为四川有这样一个女人、川台有这样一类记者而感到失望和悲哀。观点之争,向来是发于口而止于论,这连街头小贩都明白的道理,在一个经常抛头露面、在有些时候甚至可以代表四川形象的新闻工作者那里,却变成了对骂、约战、真刀真枪拳脚相向的方式来解决,难道这就是那个众人鼓吹的“文笔优美、言辞犀利”的女人?难道这就是口口声声宣扬民主自由、关注社会民生的名记?难道只有批着那件社会公知的外衣时才知道以人为善、以德服人?难道只要穿上一条社会混混标志似的吊档裤时就可以“粗野狂暴、拳脚相向”?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行为难道就是其极力宣称的民主和公平?

当在视频里看到这个女人带着一群打手昂首挺胸而来,二话不说就打的架式,俺突然联想起以前上海滩口的女流氓、香港警匪片中的女阿飞形象。再看其左边坐一猪头、右边傍一狗脑的画面,俺真的想呸尼玛的一脸口水,然后告诉你丫:就这造型说好听点是你丫喜欢与牲畜这伍,说不好听点你丫本质就是一猪狗不如的智障。

俺知道大多数四川女人干架,向来是干赢了绝不当众吹嘘,干败了直接回家找自己老爷们诉苦泄火,哪有像你丫这样干了架还架起高音喇叭宣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丫天生就是一泼妇似的。可恨的是还洋洋得意地吹嘘着自己砸了几颗蛋、踹了几飞腿,莫非你丫不知道“女人打架挠脸、男人打架撩阴”是最下流的勾当?尤其是哪两颗蛋,老子不知道你丫是从哪儿掏出来的,但回家炒给自己的老公补补身子多好,老子还知道经常教育老婆要注意勤俭节约,因为俺们还处于灾后重建时期,看来主要是你丫缺个像老子这样的爷们来管教。再说了,要找帮手也得整两个像样的吧,你看你丫周围那些货,一个是该长毛的地方寸草不生,一个是该刮干净的地方全是荒草,一个是人身猪头的伪公知,一个是乳臭未干的真流氓,当然了,你丫也好不到哪去,要没看到你那一张疙里疙瘩的鸡皮脸、一条直尺画出的水桶腰、一双暗淡无光的三角眼,俺真不知道四川还有这样丑陋的女人,居然还敢声称代表四川爷们隆重登场。尤为可恨的是川台那些个帮腔造势的东西,莫非你丫些的职责就是煽风点火就是整天守在电脑前看骂街掐架?老子终于明白为什么近几年川台节目不是花边新闻就是街头八卦,不是电视直销就是性病广告了,如果一直就靠你丫些这素质,四川电视台这辈子也别想升档上质量。

再说那个什么燕的那个婆娘,尼玛就是一弱智,被人耍了也不知道,谁不知道当前韩氏正处在危难之秋紧急关头,巴不得有人帮他们转移视线削弱质疑方的力量。千万别告诉老子你真的是受了韩氏的鼓动和挑唆,要真是那样,你丫在回川时最好干脆再应邀去吃上几天海底捞再说,因为听说那东西一吃就会变得如某些公知般弱智,最好吃得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免得以后四川老少爷们再为你的愚蠢和无耻连吹壳子也腰不敢直气不能壮!

 2012年7月7日

分享至
更多

2 评论数 : “哀其不淑 怒其不肖 —- 作者:四川一杀猪的”

  1. 匿名 :

    看着解气。她真给记者、报社、公知、女人、四川人民丢脸。怪不得四川要打黑呢。

  2. xuerongli :

    物以类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