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版】一份永远也不会出现的判决书 by 业余法官

发布日期: 七月 8, 2012 4:46 上午

上海市**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民初字第250号

原告:韩仁均,男,1957年*月**日出生,汉族,干部(已内退),住所地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亭东村*号。

原告:韩寒,男,1982年9月23日出生,汉族,自由职业者,住所地同上。

两原告委托代理人:吕良彪,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原告委托代理人:陶鑫良,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被告:方是民(网名方舟子),男,1967年9月28日出生,汉族,自由职业者,住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南路*号。

委托代理人彭剑,北京华欢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韩仁均、韩寒与被告方是民名誉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2月13日立案受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4月20日、2012年6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两原告委托代理人吕良彪、陶鑫良,被告的委托代理人彭剑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2年1月15日,网名为“麦田”的网民在其评论博客中发表一篇题为《人造韩寒》的文章,无端指责原告韩寒是“团队打造的产物”,认为原告韩寒的文章、小说、博客均为他人代笔,后经原告韩寒发表文章驳斥,“麦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主动向原告道歉,并删除了相关的文章,原告对“麦田”的道歉表示接受。但是,在2012年1月19日到28日间,被告方是民却在自己的微博账户上连续发表《造谣者韩寒》《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韩寒的悬赏闹剧》《 论战事件“天才”韩寒的写作能力》《“天才”韩寒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之谜》《“天才”韩寒创作之谜》《“天才”韩寒作品分析》等文章,以及转发、评论若干他人文章。明确污蔑原告韩寒作品“代笔”“水军”“包装”,并将代笔人指向原告韩仁均。被告方是民多次使用明显歪曲的事实,多次进行误导的推理,得出与真实情况完全相反的结论,并大肆传播,被告的这种造谣诬蔑行为,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形象,贬低了原告韩寒的职业操守,侮辱了原告韩仁均的人格,触犯了两原告作为写字人可以容忍的底线。被告的行为给原告造成重大伤害:原告韩仁均自从被告参与造谣质疑原告韩寒以来,长期失眠,精神遭受严重伤害,现在靠长期用药维持,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病患;原告韩寒自从遭到被告污蔑以来,有数家广告中介机构取消了同原告的接洽,导致原告隐性损失X000万元以上,原先经原告韩寒代言的广告产品也因被告的造谣而销量下降,各产品公司已经明确表示不再与原告韩寒续约,导致原告直接经济损失达Y000万元以上,更可怕的是,原告韩寒因受到被告无端质疑,心理压力极大,在赛车过程中极易发生生命危险,现在已经不能适应高强度的汽车拉力大赛。被告的造谣诬蔑行为严重侵害了两原告的名誉权也造成了两原告严重的财产损失,但作为文明人和守法公民的两原告具有悲悯的情怀,为维护两原告的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方是民公开更正关于两原告的歪曲事实的言论、公开向两原告道歉,赔偿两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原告所诉与事实严重不符,被告关于两原告的所有文章论述和言论都有引述出处,并非被告个人杜撰;被告对署名韩寒的文章的分析、质疑、批评,属于言论自由和学术批评,一些相关的评论也只是文学评论和文学批评,不涉及侵犯名誉权。而且,被告对原告韩寒的相关文章的评论既没有怀有恶意,又没有捏造事实,更没有用侮辱人格的语言,被告的行为并不构成侵害两原告名誉权。两原告的诉求既无事实依据又无法律依据,因此应当驳回原告的起诉。退一步说,被告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质疑原告韩寒存在“代笔”也是原告自己向互联网上公开悬赏征集的,当时原告韩寒曾经在自己的实名微博中公开承诺“20000000元征集代笔证据”,并且在微博中指名道姓向被告提出挑衅,其支持者也极尽侮辱谩骂之能事,甚至直接威胁被告的人身安全。两原告及被告均在北京市居住,原告完全可以在北京市提起诉讼,但两原告却在上海市××区法院提起诉讼后又变更至××区法院,对于原告这种无故滥用诉权的行为理应受到谴责。因此,法院应当驳回两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韩仁均系原告韩寒之父,原告韩寒系较为著名的社会名人,出版了多部文学作品,其网络博客文章很多,且曾经多次为各类商品代言,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被告方是民,笔名方舟子,也系较为著名的社会名人,方是民以方舟子为笔名开办网站,进行科普和学术打假,也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2012年1月15日,网名为“麦田”的网民在其评论博客中发表一篇《人造韩寒》的文章,质疑原告韩寒是“团队打造的产物”,认为原告韩寒的文章、小说、博客均为他人代笔,后经原告韩寒发表文章驳斥,主动向原告道歉,并删除了相关的文章,原告对“麦田”表示了接受道歉。在此过程中,被告方是民加入到质疑之中,被告于2012年1月19日到28日间在自己的博客账户上连续发表文章多篇。明确说原告韩寒的作品涉嫌“父子同体”“代笔”。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被告方是民博客文章网络截图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等在卷为凭,上述证据已经双方当事人质证并经本院审查,可以采信。

当事人对以下问题争议较大,本院作出如下认定:

一、关于原告韩寒的作品是否为其本人创作对本案的影响。诉讼过程中,原告方坚称,自从原告1999年以《杯中窥人》一文获得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以来,对于原告韩寒发表的所有署名韩寒的作品均为原告韩寒个人创作,绝对不存在他人代为创作的情况。为此,原告韩寒自行整理了1997-2000年间的手稿、通信、素材本等资料,合计约1000余页。原告请求将这些资料将进行公证和真实性司法鉴定,鉴定包括对纸张的年份鉴定、对韩寒的笔迹鉴定;同时原告方还提供了证人5名,均出庭作证证明曾经亲眼看到原告韩寒进行创作,且创作内容与发表内容完全相同。被告方认为,原告方提供的手稿、通信、素材等资料,有可能是当年出自原告韩寒之手,但这不能证明作品就是原告韩寒创作,只要存在是誊清稿的可能,就不能说被告的质疑没有依据;另外,如果对这些稿件进行司法鉴定,应当对每一页每一个字的书写年代和书写笔迹进行鉴定,方能证明所有字迹确实出自原告韩寒之手,如果有一字不是原告韩寒笔迹则韩寒应当向被告支付20000000元悬赏费用;原告方提供的证人无法证明原告韩寒在当着该五人面写作时是自行创作,原告有可能是故意表演给该5名证人自己在进行创作,而且原告所提供的五名证人均与原告有特殊关系,其证言不应得到采信。诉讼过程中,原告方明确表示愿意承担关于司法鉴定的所有费用,但对司法鉴定的内容尚不明确;被告拒绝预先支付鉴定费用,但对鉴定内容范围进行了明确表述。经本院咨询相关机构,相关鉴定机构答复,如果对上千页几十万字进行司法鉴定其工作量非常巨大,鉴定费用将超出诉讼标的额十几倍。本院认为,本案系名誉权纠纷,原告欲证明的事实与本案没有必然联系,即使鉴定结果是所有稿件内容均为原告韩寒在当年所写,亦不能证明作品系原告韩寒个人独立创作。被告进行质疑,原告可以进行答辩和驳斥,甚至可以置之不理。本案的关键是被告的文章是否构成了对原告名誉权的侵害,其他则与本案并非同一法律关系。因此,本院对双方关于作品是否为韩寒本人创作的主张均不予支持。

二、关于原告所受损害及被告是否应当对该损害承担责任。原告在诉讼过程后主张,因被告的行为导致两原告受到巨大伤害,为证明其主张,原告提供了北京红旗中医院诊断证明一份,证明原告韩仁均曾经于2012年1月25日到该院治疗,被诊断为急性心源性焦虑恐惧型病症,需长期服用药物治疗。原告方还提供了数家单位向原告发出的不再续约由原告韩寒代言产品的通知书,其中有三份通知明确说明“因方舟子对您(韩寒)的质疑导致广大用户对我公司产品产生怀疑,严重影响了我公司产品销量和在公众中的形象”, 证明被告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被告方认为,被告的质疑行为与原告方的损失没有任何法律联系,原告的证据无法证明是被告造成了原告的损失。本院认为,损害结果与被告的行为必须有必要的因果关系,原告韩仁均罹患疾病是否与被告有关,原告方没有证明,数家公司的通知书虽写明因被告质疑才取消续约,但该认识只是数家公司的认识,也无法证明损害与被告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从反面看,如果因为被告的质疑原告扩大了知名度,获得更多代言机会,也非为不可能。因此本院对原告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三、关于被告的行为是否侵害了原告的名誉权。本院认为,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侮辱或者诽谤他人,损害他人名誉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没有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侮辱或者诽谤他人,损害他人名誉的,不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通观被告方是民的质疑文章,可以看出,方是民的每一个结论均有相应的论证,该论证是否合理、正确较难判断,但在经过一番论证后得出一个结论,且该结论并不违背一个正常人的常识;另外,在论证和得出结论过程中没有使用侮辱、谩骂、威胁、嘲笑的相关语言,可以将被告的质疑归入到相关考据或者文学批评之类的范畴,难以据此认定被告侮辱了原告方人格。因此,本院对两原告关于被告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名誉权的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原告韩寒作为知名社会人物,在得到社会大量公众认可和支持的同时也应当能够承受社会上少数人的质疑和反对,这是做为公众人物的一个常识。任何学术、技术、原理在没有成为公理和被实践彻底证明的前提下,任何人均可以提出有理有据的质疑,这有利于社会向理性发展,也有利于诚信社会的建立。被告方是民在质疑他人学术、创作过程中,也应当注意方式方法和质疑尺度,做为公众人物应当考虑自身的社会影响,以防引起社会思想和观念的混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40条、150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韩仁均、韩寒对原告方是民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75元由原告方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赵公明

审 判 员 钱为民

审 判 员 孙求真

 

二Ο一二年六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李时美

分享至
更多

2 评论数 : “【想象版】一份永远也不会出现的判决书 by 业余法官”

  1. 上海老爷叔 :

    very reasonable

  2. 匿名 :

    最后判决内容被告写成了原告是作者故意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