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造谣者韩寒——二答韩寒《人造方舟子》– 方舟子 2012/1/20

发布日期: 七月 20,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再说造谣者韩寒——二答韩寒《人造方舟子》

作者:方舟子 2012/1/2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4068790102dwzb.html

———————————————————————————————————————

韩寒在《人造方舟子》一文中,举了一个我“误导”的例子:

“有一个网友发了一条微博,内容是:用DICT和SPSS测试了韩寒和路金波在2008到2011年间的新浪微博文章,结论是,不能证明二人文章有显著不同。不过,这一结论除了说明软件需要改进之外,不能说明任何别的。抛砖引玉,博君一笑,望有志做文本分析的同志再接再励。

方舟子先生转发了这个微博,说,这个研究有意思,如果能对比一些人,就更有说服力了。方舟子先生的意思很明显:一个软件证明,我和路金波的文章差不多,所以暗示其实我的枪手是路金波。Dict是一个英文文本分析软件,方舟子身为一个科普人士,居然很认可用英文文本软件来分析中文,方舟子先生,昨天晚上的巴萨对皇马的比赛你是对着你家的微波炉看的吗?”

然后韩寒破口大骂说:

“方舟子先生,说实话,我经历了不少笔战,您的手段最下流最幼稚。什么是脏,并不是我说一个‘他妈的’就叫脏。我上篇文章里,我还骂了我自己他妈的。那是因为我愤怒。但是我写文章不会用这些下流的手法。也许您的文章里没有一个“他妈的”,但您的文字是脏的。”

韩寒原文照录这个网友(洪家春)的微博,然后却不原文照录我那条短得多的评论。我的微博原文如下:

“这个研究有意思。如果能设一些对照,例如韩寒和其他人(比如我)的博文对比,就更有说服力了。”

我的意思很清楚。对这种我不熟悉的文本分析的可行性,我不可能像一个未受过学术训练的高中肄业生那样断然地否定,加以耻笑。我只能从普遍适用的科学实验设计的角度提出批评和建议。我实际上是在批评这个实验设计,它只比较了韩寒和路金波两个人的文章,即使不能证明二人文章有显著不同,也不能说明什么,因为说不定随便比较任意两个人的文章,也都不能证明二人文章有显著不同。所以我才建议设一个阴性对照,把韩寒的文章和我的文章做对比,如果结果也是不能证明有显著不同,就说明这个分析不可行(我和韩寒的文风显然天差地别),反之,才有说服力。

可见我并不是认同这个实验结果。然而韩寒却说,“方舟子先生的意思很明显:一个软件证明,我和路金波的文章差不多,所以暗示其实我的枪手是路金波。”是因为他的学识太差,不知道什么是对照实验,还是有意误导读者?我认为是后者,因为他在转述我的微博内容时,删掉了“设一些对照”和“(比如我)”这两个关键所在,意思就完全变了。他那么长的博客文章,还放不下这八个字?可见他很清楚什么是“对照”,不敢让不看微博的读者知道我的真实意思,这又是一个典型的通过断章取义手法造谣的例子。这样的手段的确是“最下流最幼稚”的。他却好意思来骂我“最下流最幼稚”,那样的文字,也的确够“脏”。

另外,韩寒在说我断章取义时,貌似很难得地全文复制了我一条微博:【方舟子先生发微博说:“仔细看韩寒的声明,原来2000万是要奖给代笔的人,而不是证明有代笔的人“(任何人可以证明为我代笔写文章,或者曾经为我代笔,那怕只代笔过一行字……均奖励人民币2000万元),各位还在忙乎什么,即使证明了有代笔也是在为他人作嫁衣裳,都散了吧。”】但是仔细一看,在“任何人可以证明”后面却漏了“自己”两字。这是怎么回事?是韩寒把我的微博重新输入了一遍输漏字了,还是复制粘贴之后又特地把“自己”删掉?为什么要删掉?为什么少掉的碰巧都是关键词?

2012.1.19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