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喽,乐乐乐!– 红水西三 2012/1/22

发布日期: 七月 22, 2012 5:00 上午

过年喽,乐乐乐!

作者:红水西三 2012/1/2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774c0f401012lcw.html

———————————————————————————————————————

雪,要下,明天下。今天下了,很多人回家就变得更加困难了。我觉得像你我,大年三十,能在电脑前扯淡的人,是最幸福的。只是苦了那些在路上的。不知还有多少漂泊在外的人,买不到回家的票。

韩家父子如果看到我的文章,没有压力的。我的文章里自始至终都没有这样问:你说不说?你说还是不说?你认不认?对还是不对?这种咄咄逼人的方式,谁都不喜欢。我也没必要问成那个样子。将韩家父子问到墙角里干什么?我觉得意思不大。这年头,谁容易啊!都不是说对事不对人吗?其实很难做到的。大家看我的文章,除了必须出现的名字,一般的我也不出现其他人的名字,没必要。这也算是一种小小的尊重别人隐私吧!我的文章里一般都是探讨的,我将事情摆出来,然后我那里不理解的,然后采取问大家的,而不是就问韩家的方式,共同交流。所以如果有幸韩家父子看到我的文章,应该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因为聪明的他们,知道我文章背后的意思。所以,他们也不必理睬我,也不必回答我的什么狗屁问题,因为我这是和广大网友在“调情”呢!对于处在庙堂之上的韩家父子,遇到我们这种处在江湖之远的人,头还是有点大的。回应不回应都是个问题,回应嘛显得自己……(省去几字),哈哈,对吧?不回应吧,又显得自己……,反正挺那个啥的。我在这里对韩家父子隔空喊话:如果你读懂我的满纸荒唐言,你就知道我的个中意了,不必纠结,好好过年吧!还有对韩粉们也喊个话:亲,你们也不必纠结了,也不要来来去去的到我这里来骂我了,雨天路滑,怕你摔倒了,大过年的,不好啊!我觉得你们做韩的粉也不是什么坏事,但没有必要那样花心思去护主,好好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才是最重要的。说自己是韩粉,也没人免你饭钱啊!崇拜一个人可以,崇拜是为了学别人,做自己的。如果崇拜最后的目的不是做自己,是为了做别人,(但明显又做不了别人,因为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在1999年就已经办完了,没那个机会了)那何必呢?更不能一崇拜谁,就好坏不分,我能理解人一情绪化,容易眼神迷离,不辨东西。但也不能完全不辨啊!我觉得要取偶像的精华,弃偶像的糟粕才对。因为任何人都不是神,都有其不可取的地方。你看本来没偶像嘴巴还干净的,为了偶像还到处骂人,甚至生气伤肝,犯得着吗?这好像偏离了崇拜的根本目的。崇拜的崇,上面“山”字,下面“宗”字,什么意思?你懂的!都自重吧!

晕,我这人就是废话多,一开话闸就停不下来。除夕了,祝愿大家过个好年,别再韩寒韩暖了,让自己心里过得暖和点才是最真实的。

不要和往事过不去,因为它已经过去了……

(我唱歌不好,应景来一曲: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韩的消息……)

对了,谢谢支持我的朋友,我坚信不用我祝福,你们也会好好地!

抱拳谢过所有人!

2012年1月22日

红水西三

下面这篇给大家除夕之宴当佐料,乐一乐!

《微博.攻韩篇》

十里洋场有一男,姓韩名寒,人帅体棒,从不《求医》。韩年少时喜爱学习,常逛《书店》。1999年3月28日是他的《光荣日》,因为那天他勇过《三重门》,凭一篇《杯中窥人》一鸣惊人,让自己的《青春》《像少年啦飞驰》,从此改变《生涯模式》。韩擅写《杂的文》,如《通稿2003》《韩寒五年文集》《1988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都是百年不遇的佳作。

殊不知2012年一个《零下一度》的日子里,声称自己是《独唱团》,并带《毒》的《可爱的洪水猛兽》麦田,来“攻击”韩的《一座城池》,搅得《长安乱》。在韩眼里,来者简直是《毒2》(又毒又2)。如此扰乱韩寒《他的国》,真让韩觉得比《穿着棉袄洗澡》还难受。于是韩带着粉丝团披挂上阵,和麦田杀得难舍难分。网络江湖顷刻间风起云涌,战马嘶鸣,刀光剑影,一时还不分胜负。(……此处省去很多字),最后,韩使出夺命绝招《寒.十八禁》,挑麦田于马下!

韩麦大战,韩大获全胜,继续过起他逍遥的日子。但是,韩因高居庙堂之上,听不到那些江湖中真正《要自由》的人们,还在《说民主》《谈革命》,高亢的声音穿过冬天寂静的夜空,《就这么漂来漂去》

……

2012年1月22日

红水西三

分享至
更多